兔了个纸

全职里最喜欢的CP是周翔
次元裂缝的生物

【周翔】纸牌游戏

孙翔觉得他就不该去和杜明他们三个打牌玩的。

要不是看在杜明快要闪出小星星的眼神和那句“三缺一啊翔翔快来!三个人玩太没意思了”的份儿上,孙翔才不会钻出刚捂热的被窝,抛弃刚捂热的平板,毅然决然、步伐坚定地跟着杜明来到吴启的房间和刚洗好牌的吕泊远他们一起玩纸牌。

一开始他们只是在打牌,斗地主八十分抽鬼牌什么的都玩过一圈,吴启说只是玩纸牌有些乏味,要不然加点别的。杜明提议接下来增加赌注,每局输的人要给赢的人一块钱,既享受到了玩纸牌的乐趣,又能扩充小金库,收到了三人份的白眼。

之后吕泊远提议,每局赢的人可以指派输的人随意做一件事,当然这件事不能太无节操无下限,得到了一致同意。这种新的纸牌玩法被杜明命名为“纸牌大冒险”,孙翔毫不留情地吐槽道,“···大冒险会哭的啊”。

当时孙翔心想,反正输的几率是1/4,这可能性也不是很大,再说了大家都是队友,也不会提什么很过分的要求,顶多就是请他们吃小零食之类的,这种小要求完全可以接受。大冒险什么的只是用来增加游戏趣味性的,完全不用在意。

接着孙翔就发现自己想多了。重新开始游戏后,当他输了第一局,淡定地看着凑在一起挤眉弄眼满怀深意笑得花儿般灿烂的吴启杜明吕泊远,听着他们尽管压低了声音还是时不时传来的“还是这样。。。”“不,翔翔脸皮薄,会生气的”“别欺负翔翔,他那么单纯的”“那就这样吧。。。”“好吧,只能这样了”“队长加油,我们只能。。。”,孙翔只想吐槽:你们到底想让我做什么,还有为什么周泽楷乱入了啊,他根本不在这里好吗。你们真的有压低声音吗,为什么我听到了这么多。

“咳咳”讨论完毕的三人从胶着状态迅速分开,三颗刚像被强力胶粘在一起的脑袋迅速偏转身体坐直,杜明作为代表宣布判决佯装一脸严肃地发言:“翔翔啊,我们就不为难你了。你只要去队长房间门口,敲三下房门就可以了。”

刚开始听到这个结果,孙翔有些意外。这也太简单了吧,不就是敲三下房门吗。他有些不解,为什么敲门这种小事也能被三人讨论那么久。

但转念一想,孙翔就明白了:敲门当然简单,但敲门以后呢?周泽楷会来开门,然后呢。开门后总是会说话的,要和周泽楷说什么呢?

周泽楷我纸牌玩输了,奉命来敲你的门。

不行,这么说帅气的形象全都没有了,孙翔自己都会鄙视自己的。

那该说什么呢。。。好像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孙翔陷入了沉思。

见孙翔如此困扰,吕泊远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心地提示道,“我们只说敲三下门,并没说敲门以后要干什么啊。”

孙翔顿悟,双手击掌,脑中灵光闪过,“有道理!”

他想好了,到时就飞快地敲三下门,再飞快地跑回自己的房间,这样就算周泽楷速度再快也来不及开门,而且周泽楷也只会把这当成一个小小的恶作剧,孙翔也可以避免看见周泽楷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尴尬。

  

心中默念三遍:周泽楷我对不住你,最后一点愧疚之情被孙翔埋到了内心最深处,他打开房门,向周泽楷的房间走去。

站在门口,孙翔不禁傻眼了:为什么周泽楷房间的门是开着的!

从孙翔的角度看过去,他能清楚地看到柔和的台灯灯光下周泽楷读书的侧脸。孙翔平时很少有机会能静静地看着周泽楷,训练的时候虽然坐得很近却没有闲暇观察对方,吃饭的时候只顾着填饱肚子也没有心思注意对方,闲谈的时候会有短暂的目光接触,但只是短暂的。

孙翔不否认周泽楷很好看也很耐看说实话他也挺乐意多看两眼的,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就算他们性别相同,但是大家都在的情况下如果他毫不遮掩地盯着周泽楷看会被当成奇怪的人的。

孙翔不想被当成奇怪的人,确切点说,不想被周泽楷当做奇怪的人,于是他只好在恰当的时候把目光扫向周泽楷,在和周泽楷说话的时候自然地在某个瞬间四目相对。

但是现在不一样。

周泽楷就在他的面前,隔着不足十步的距离,左手托腮静静地看着书。修长的手指翻过书页,眼神随着书页移动,专注的样子让人移不开目光。

孙翔觉得内心某个隐藏的开关启动了,平时没有机会看到的、过着自己日常生活的周泽楷就这么出现在了他面前。孙翔此刻非常感谢他那遗传自老妈1.5的视力以及绝佳的地形——这个位置他能清楚地看到周泽楷的一举一动,周泽楷却基本看不到他。

队内房间的构造相仿,孙翔很清楚坐在椅子上的人除非特意留心门口,否则是绝对注意不到门口有人的。孙翔不禁感叹这房间的布局不能更赞。

指尖又划过一页,周泽楷依旧专注地低头读着书,灯光给他的头顶染了一个亮色的圈儿。孙翔站在周泽楷门口看着他读书,他觉得专注的周泽楷怎么看都看不腻。准确地说,不管怎样的周泽楷,孙翔都觉得看不腻,审美疲劳这四个字不适用于周泽楷。

也不知过了多久,孙翔突然觉得一阵强烈的倦意袭来。“唉————”他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睁眼的瞬间正好看见周泽楷转过头向门口看来,四目相接。

周泽楷合上手中的书,向孙翔走来,房里只开了一盏台灯,书桌以外的地方光线昏沉,孙翔看不清周泽楷此刻的表情。

如果孙翔的夜视力够好的话,会惊讶地发现周泽楷在起身之后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

 

“队长。。。晚上好啊”

见周泽楷在自己面前站定,孙翔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倒不是问好的话很难说出口,关键是下面该说些什么呢。

不管怎样,无缘无故站在他门口好一会儿总要有点理由的吧,“你读书的样子很好看我傻眼了”这种真实的原因才不能说出来呢。

孙翔的脑内cpu发挥着15km/s的速度飞快运转着,双眼在周泽楷房间内扫了一圈,看见了柜子上的手机,他觉得灵感来了。

周泽楷看见面前的人面色微带焦躁眼神飘忽不定,刚想开口解围,孙翔突然作灵光一闪状,面露喜色。

“我的手机抽风连不上房间的wifi了”孙翔直直地盯着周泽楷,与他眼神相对。找到正当理由的孙翔觉得自己的底气足了200%,自以为面不改色毫无破绽地扯着谎。

“所以我想出来看看能不能连上”,像是为了证明这话的可信程度,孙翔豪迈地把手往兜里一掏,拿出了。。。。。。

拿出了空气。

脸色微僵,不过孙翔并没有失去镇定,换了一只手往另一个兜里再一掏,拿出了。。。。。。

拿出了刚才打牌时杜明塞的一袋果仁。

记得当时杜明一边递果仁一边说,“翔翔啊,多吃果仁有助于身体健康,尤其能增强记忆力”。

记忆力突然上线的孙翔这才想起手机被忘在自己房间里了,根本就没放在兜里。

“等等我忘把手机拿出来了”快速地说完这句话,孙翔一个转身,正想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逃离窘境现场,手腕被抓住了。孙翔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过道的地面,脑内不断循环播放着一句话:完了这么蠢的一面被他看到了岂可修,小爷帅气的形象QAQ。

转身对上周泽楷毫不掩饰勾起的唇角和带着笑意的眼神,脸上越烧越厉害的孙翔顿时像被汪星人踩了尾巴的喵星人一样炸毛,“周泽楷你不许取笑我!”

“没取笑你”,一边说着周泽楷左手握拳在唇边停了一下,手放下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的面孔。

“进来吧”,周泽楷看着孙翔一副“我想找个异世界的入口钻进去静一静”的认真表情不禁轻笑出声。

“喂,你刚才呵了吧,一定呵了对吧,都说了不许取笑我啊”孙翔挥了挥拳头抗议道,不知不觉已经跟着周泽楷进了屋。

 

周泽楷给孙翔倒了杯温水,还把自己的手机借给他玩。本来孙翔是不想玩手机的,但为了圆那个“出来找wifi”的谎,为了缓和被周泽楷刚才看到自己犯蠢的尴尬,不得不硬着头皮用力地盯着手机屏幕刷起了网页,孙翔不会承认他现在都不敢和周泽楷对视了。

当周泽楷拿着放着几块小饼干的碟子来到孙翔面前,看到的就是一副孙翔对着手机屏幕笑得肩膀抖起来的样子。

一看到周泽楷,孙翔飞快地把正在浏览的页面关掉了,故作镇定地拿起面前的小饼干嚼了起来。嚼饼干的过程中,孙翔自以为很隐蔽地偷偷瞄了周泽楷数眼,每次瞄完就低头偷笑。那个笑容,周泽楷怎么看怎么暧昧。

吃完了饼干,瞥了眼时间,快11点了,孙翔不再逗留,和周泽楷道了声就离开了。直到再次回到自己屋中,他才想起在自己和杜明三人玩纸牌游戏输了要去敲三下周泽楷的门这件事。

当时他决定再也不要玩纸牌大冒险了,不过。。。

抿下嘴唇,回味起刚才吃到的巧克力饼的味道,孙翔觉得纸牌游戏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恶了。下次有机会,说不定还会和他们一起玩。

而在孙翔走后,周泽楷光明正大地地打开了历史记录找出孙翔刚刚浏览过的网页,是论坛上的一个人气帖——周泽楷所有照片和视频中的呆毛截图。

贴主在一楼截了几张顶着呆毛的周泽楷图片,并宣称自己找遍所有已出现的周泽楷的照片和视频,呕心沥血把所有出现呆毛的场景都截了图并压缩成一个图包。发表评论即可打开隐藏图包。

然后周泽楷翻到末页,最近的评论是一个叫作“一叶知秋123”的用户发的。看到这个昵称和后面的留言,周泽楷就忍不住笑了,真的是某人的风格呢。

一叶知秋123:谢谢楼主分享!!图包我就抱走啦~~

END

 

关于小周的门为什么是开着的:因为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过路的氵(工+皮+寿)正好路过玩纸牌的四人门口听到了对话,然后默默地告诉了不愿意透露姓名的XXX大人。氵(工+皮+寿):我没有偷听哦,他们说得太响了,想听不见都难。为了防止翔翔敲了门直接走人,机智的小周干脆把门开了,这样不管怎样都会说得上话了。

关于翔翔的论坛账号:因为“一叶知秋”已经被注册掉了,论坛不许重名,懒得想昵称的翔翔就直接在后面加数字充数了。帖子里回复的内容也是直接复制粘贴他人的。

关于纸牌游戏:吴杜吕三人是故意的,提出这样的大冒险只是想让周翔两人增加日常交流,增进队内友谊,他们的初衷很纯洁的。

 

(喜欢着对方却没有表明心意,互相又隐约有所感觉。po主很喜欢这种状态。

觉得他犯蠢的样子很萌,只是看着这个人就感到温暖和幸福。想表达这样的心情呢。

希望能让读到这里的你感到温暖~(≧▽≦)/~ 欢迎勾搭呐~ 欢迎指出错别字

指着寒假过日子啦吼!!!寒假君你快来吧!!!期末考君: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