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了个纸

全职里最喜欢的CP是周翔
次元裂缝的生物

【周翔】表情包

事情的起因是一天早上,吕泊远在轮回队内的群里上传了一个名为“羊习习qq表情”的压缩包。

看到这个文件名,孙翔的右眼皮狠狠地跳了两下,暗忖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是不要打开了吧,但他还是忍不住好奇心下载了那个文件。

然后孙翔得到了一套丰富多彩的经后期加工配字的自己的表情包。

里面包括:

[孙翔瞪(抢走自己薯片的)杜明.jpg] 配文字:来战!

[孙翔吃苦瓜皱眉.jpg] 配文字:人干事?!!

[孙翔(被指出羊毛衫穿反了疑似脸红)窘迫状.jpg] 配文字:瞅啥瞅!

[孙翔(刚起床没睡醒)顶着一头乱发] 配文字:就是这么酷炫~

等22个表情。

 

满头黑线的孙翔决定去找吕泊远谈谈人生,于是他在上午训练结束后,在厕所门口拦住了前脚快要踏进厕所的吕泊远。

“翔翔,有话等会儿说啊,我很急的!!”,吕泊远额头上滑下一大颗冷汗,他现在真的站在了紧急的人生路口。

“我不急,你可以慢慢说”,孙翔看着吕泊远快要幻灭的表情露出一丝冷笑,“表情包,你还记得吧?”。

“我们不是故意的”,吕泊远焦急地解释道,刚说完这句话,就对上了孙翔的眯眼一瞪。

“好吧,我们确实是故意的,但不只是你的表情包,杜明吴启还有我都有各自的表情包,你想要的话回去我都发给你”。吕泊远觉得他已经快不行了。

孙翔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儿,短短几秒,让吕泊远觉得久到自己就要倒在离厕所一步之遥的路上了。

“我要周泽楷的表情包”,思考完毕的孙翔说着做出了一个伸手的动作。

“这个,真没有”,吕泊远有些为难地开口了,对上了孙翔疑似有些失望的视线。

好在孙翔是个正直善良有爱心的好孩子,最后的最后,他还是放吕泊远进了厕所,没有一丝犹豫。

 

当天晚上,周泽楷洗完澡吹好头发打开浴室的门,就看到面前站着一个眼睛发着莹莹绿光、披着一大块床单的、疑似鬼的生物。

“孙翔?”,周泽楷不太确定地出声,伸手想把面前的人身上的床单掀开,遭到了奋力抵抗。

 “鬼”死死地抓住床单角不放,一点点向门边挪去。

“别走”,周泽楷一手握住了“鬼”的手腕,把他抵在了门板和自己的身体之间,一手按在“鬼”的头顶上,缓慢地把床单拉下。为了有效地制住面前的“鬼”,周泽楷用膝盖抵在了对方的双腿之间,他们的肩膀快要贴到一起去了。

扯落床单的短短几秒突然变得很漫长,期待又有些忐忑,好像童年时拆开礼物盒的心情。

就算已经知道里面的人是谁,还是忍不住会兴奋呢,因为是他啊。

果然,床单后露出了孙翔有些幽怨的脸。

“为什么你没有被吓到啊?为什么你认得出我?”,孙翔愤愤地摘掉了贴在眼睛上的发光片,捡起地上被他剪了两个洞(以便露出眼睛)的旧床单迅速开门闪人。

扮鬼失败被识破就已经够蠢了,而且之前贴得那么近,孙翔都觉得自己闻得到周泽楷身上洗发水的味道了。近在咫尺若有若无的薄荷味,周泽楷静静的注视和嘴角的微笑让他更加烦躁,想要逃离的心情越来越强烈,孙翔觉得自己的脸一定是烧起来了。

 

周泽楷原本估计经过了前一晚有些尴尬的扮鬼事件,脸皮薄的孙翔应该有几天都不会理自己了。但是第二天晚上,周泽楷洗完澡吹好头发打开浴室的门,就看到孙翔双手背在身后,嘴角满满狡黠的笑意,闪着星星眼盯着自己看。

“别动!闭上眼睛”,孙翔赶在周泽楷刚想说些什么之前开口了。

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周泽楷还是乖乖地闭上了眼睛。刚吹干的头发有些不安分地翘起,快要睡觉了也没想着打理下,周泽楷突然有些遗憾,早知道就应该把呆毛梳平的。

头顶被套上了一个环形的物体,触感上是头箍一类的东西,周泽楷有些疑惑,为什么孙翔会对这种女孩子喜欢的东西感兴趣。

悄悄地睁开一点眼睛,从眯起的一点点细长的缝隙中,周泽楷看见了孙翔肩膀轻颤一副已经笑抽的表情。

周泽楷突然有种想把头上的东西揪下来戴到孙翔头上的冲动。

“睁眼吧~”,笑到快肚子疼的孙翔终于止住了想继续笑下去的冲动开口了。

周泽楷把眼睛完全睁开,看见对面的孙翔一脸憋笑,举着手机对着自己。

“咔嚓”

是快门的声音。

孙翔不满地看了看屏幕上的图片,删除,再次打开相机。

“咔嚓”

又拍了一张,还是糊了,他有种想摔手机的冲动。

“我来吧”,周泽楷从孙翔手中拿过他的手机,在孙翔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的瞬间迅速摘下头上的发箍套到他的头上,准确地对焦,按下快门键。

反射弧终于上线的孙翔这才发现有些不对劲,试图从周泽楷手中抢过手机,但已经迟了,[孙翔戴着粉色大蝴蝶结发箍.jpg]已经被周泽楷发送到自己的手机上了。

周泽楷象征性地反抗了下就把手机还给了孙翔,拿到手机的孙翔戒备地看着周泽楷,顶着大大的蝴蝶结发箍快速地开门闪人。

 

虽说前两天的互动挺有趣的,甚至让周泽楷有种正在和孙翔in love的错觉,但他知道孙翔一定不是这个意图,他推测目前为止孙翔应该还没有完成预期的目标,还会再一次找上门来。于是第三天,周泽楷早早地洗完澡吹好头发打理好呆毛站在房门口等着孙翔。

果然,十点半的时候,孙翔准时出现了。

门把手轻轻地转动着,孙翔轻车熟路地打开门,一下子就看见了早就候在门口的周泽楷,四目相接。

“哎呀!吓死我了,你怎么在这里?”,孙翔惊呼出声。这节奏不对啊,按常理周泽楷这个时候应该还没从浴室出来啊。

这是我的房间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周泽楷默默地在心里刷着吐槽弹幕。

孙翔突然有种做坏事的时候被抓到现形的感觉,全身有些不自在。但是他很快想起了自己前来的目的,瞬间平静下来,从口袋里拿出一支棒棒糖。

“这个是霓虹进口的棒棒糖,很好吃的,你要不要来一支?”,说着孙翔把手中的棒棒糖拆开包装递给了周泽楷。

原本想着“睡前吃甜食会蛀牙”的周泽楷看着孙翔一脸期待的眼神和已经递到自己嘴边的棒棒糖,默念“蛀牙就蛀牙吧”,就着孙翔的手,咬住了棒棒糖。

青苹果的味道,淡淡的甜味在唇齿间弥漫。

五分钟后

“周泽楷你就不能自己拿着吗,我手举着很累的”,换了只手拿着棒棒糖的孙翔有气无力地瞪着不紧不慢舔了舔棒棒糖的周泽楷。他从前怎么没有发现,周泽楷隐性懒癌如此之严重呢,连棒棒糖都懒得拿。

等等,吃棒棒糖貌似不用拿着杆子也可以的吧!

反应过来的孙翔突然觉得自己被耍了,快速地松手,准备开门闪人。

 

逃跑未果,叼着棒棒糖的周泽楷单手撑墙,把孙翔抵在了墙角。

“我不会说的”,孙翔已经猜到周泽楷要问他什么了,他坚定地表达了自己宁死不从(就是不说)的决心。

然后周泽楷向前倾了倾身子,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孙翔,他们的鼻尖快碰到一起去了。

反抗不能的孙翔眼见无计可施,只好作举手投降状,“我说行了吧,我只是想要一套你的表情包”。

联系到前两天吕泊远在群里发的那个“羊习习qq表情”,以及孙翔拿着手机拍自己的场景,周泽楷差不多猜到了孙翔到底要做什么。

有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周泽楷握住了孙翔的手腕转身向书桌走去。他打开电脑的一个文件夹,里面分门别类地存放着至今为止拍摄的所有照片。

“你看着办吧”,周泽楷把座椅让给孙翔,反射弧掉线的孙翔突然没有反应过来,呆愣在原地。

一分钟以后,反射弧再次上线的孙翔终于顿悟了,“你是说,这些照片我可以随便挑?!”幸福来得太突然,他有些不敢相信。

“嗯”,周泽楷轻轻点了下头。

“欧也!表情包get√!哈哈哈哈哈”孙翔迅速地把与周泽楷有关的照片打包压缩,发送到自己的电脑上,准备回去就开始后期加工添加文字。

 

但当他打开压缩包,仔细看着那一张张周泽楷的照片,或日常的,或比赛的,或拍广告的,突然有种下不去手的冲动了。

“一点都不蠢诶,做成表情包也不好玩”,这样想着的孙翔放弃了制作周泽楷表情包的打算。而那个存放着周泽楷照片的文件夹,他一直留着,没事干的时候会翻出来看一看,看着就觉得心情很好,虽然孙翔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END

 

真相

关于翔翔为什么要扮鬼、给小周戴发箍:想收集小周惊吓的表情和戴蝴蝶结发箍犯蠢的表情,虽然失败了

关于棒棒糖:其实本来翔翔是想拿自制芥末味的,以便收集小周被呛到的表情。但是粗心看错包装,拿成了青苹果味的

关于翔翔为什么要收集小周的表情:因为被做成了表情包很忧伤,所以也想把小周做成表情包来让自己高兴

给永远都不可能知道具体真相的小周点蜡烛(蜡烛.jpg

 

喜欢一个人的话,会陪着他犯蠢的吧。

如果是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是日常也会心跳加速的吧。

 

考前摸鱼,闷声作大死orz 补完斩瞳的po主整个人都不好了orz

 

评论(5)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