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了个纸

全职里最喜欢的CP是周翔
次元裂缝的生物

【周翔】顺毛

黑猫前爪并拢直立,尾巴圈住身子坐下,正午眯成细线的眸子直直地看着蹲在它面前还是显得有些高大的人类。

吃完午饭的孙翔突然想起从前听江波涛说过轮回食堂后面废弃的小仓库旁边,一只附近拉面馆养的黑猫经常会来晒太阳。心血来潮绕到食堂后面,孙翔正巧看到了半坐在太阳底下看上去像在沉思的黑猫。

黑猫的毛色发亮,全身乌黑,胡子却是雪白的。

孙翔缓缓地伸手,掌心在黑猫的头上蹭了蹭。原本眯成线的猫眼睁开,金黄的琥珀露出的瞬间,孙翔的手顿了下。黑猫平静的金色眸子扫了眼面前的人类,继续眯了起来,整只猫又变得纹丝不动。

见黑猫没反应,孙翔安心起来,轻轻地拍了拍猫头,把黑猫背上的毛正着反着来回摸了好几遍。终于,在孙翔第三次把猫背上的毛反着摸得翘了起来的时候,黑猫睁开了眼睛,依旧是静静地注视着孙翔。

孙翔心虚地立刻收敛了嘴边的迷之弧度,快速地伸手抚上黑猫背部把乱糟糟翘起的毛抚平。

这时,杜明的话突然在孙翔脑中响起:这只猫太安静了,基本不叫的。

 

“话少的猫”孙翔轻轻念了一声,灵光一闪,突然像想起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笑了起来。

“呐呐,你很像周泽楷诶”孙翔保持着蹲着的姿势,一边碎碎念,一边用右手食指戳戳黑猫的头,时不时点一下猫耳朵,敏感的猫耳朵一缩一缩的。

黑猫睁开了眼睛,有些不耐烦地盯着孙翔,孙翔明显地觉得猫眼瞪大了。“周泽楷,周泽楷”他忽视了黑猫不耐的眼神,欢快地一边碎碎念一边戳猫头猫耳朵。“周泽楷”,这三个字像有魔力一样,声音出口的瞬间,把孙翔的嘴角弧度拉了上去。

或许是看着面前的黑猫,联想起轮回的队长,找到了他们惊人的相似的地方。身边搭档的特质在一只猫身上体现让孙翔感到格外有趣。小虎牙隐隐露了出来,带着些许不知名的雀跃和狡黠的意味,眼角因为笑容弯了弯。

“周泽楷,周泽。。。。。。”视野的边缘出现了一双鞋,顺着鞋往上看,周泽楷和往日一样平静的面孔出现在孙翔视野中央。

 

周泽楷来到轮回食堂后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平时拽拽的自家搭档对着一只黑猫笑得灿烂,不顾黑猫的不耐烦持之以恒地逗弄着它,一边逗弄还一边碎碎念着自己的名字。

周泽楷疑惑了。

时间就像被按下了静止键,孙翔像中了僵直一样呆住了,定定地和周泽楷对视着。小腿蹲得有些发麻了都没有发现,头微偏着,眼神专注,维持着刚说完“泽”字的微张的口型。

周泽楷站在孙翔身侧,维持着双手插在口袋里的姿势。风吹过树叶发出轻响,跳动的树影在周泽楷脸上投下阴影,但视力优秀夜视力同样优秀的孙翔还是清楚地看到了周泽楷脸上明显的惊讶。

此刻的孙翔脑内一朵巨大的蘑菇云炸开,“我该说些什么呢QAQ”,“他听到了oh no!!!”,“会被当成奇怪的人的岂可修orz”,“周泽楷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发现”,“这种时候就应该寻找异世界的入口!!!”的弹幕在脑内飘过。

有些心虚地假咳了一声,孙翔状似不经意地上下打量了眼周泽楷。

很好,周泽楷看上去没有生气的样子。

“我。。。我可以解释。。。听说这只猫话比较少,不自觉地想到你。。。诶—— 你怎么爬上来了!”,已经硬着头皮解释到一半的孙翔没有注意到,蹲在一边半天没动静的黑猫突然爬上了他的大腿。

 

黑猫前爪作揣手状,整只猫缩成一只大团子赖在孙翔的大腿上不走了。

“下去啦,腿很酸诶”,孙翔戳戳黑猫的耳朵,敏感的猫耳朵迅速地抖了两下,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反应。

无奈的孙翔伸出手按在猫背上,轻轻地推了推,企图把赖皮黑猫摇到不耐烦自行离开。但他显然低估了黑猫的耍赖功力,黑色的团子索性闭上了眼睛,还很享受地在孙翔的围巾上蹭了蹭脸。

周泽楷看不下去了。

本来他还兴致很好地在一旁看着一人一猫的互动,毕竟酷炫狂霸拽以外对小动物近乎温柔的孙翔他也是第一次见到。但当黑猫爬上孙翔的大腿时,他就莫名地有种想赶猫的冲动了,满脑子都是“我还没有摸过呢,怎么就便宜了你这只猫”。

似乎感受到某处不友好的视线,黑猫睁开了眼,淡定地和看上去十分平静的周泽楷对视了一下,淡定地把头埋到了孙翔胸口(的羽绒服里)。

周泽楷觉得脑内一根名叫“我喜欢猫”的弦噼里啪啦碎成了渣。

快速地走上前去,准确地拎住毫无防备的黑猫的后颈,周泽楷在孙翔有些吃惊的视线中随意地把黑猫扔到了地上。

 

黑猫瞪了眼周泽楷,不满地“喵呜”了一声,完美的抛物线落地后小碎步跑到孙翔脚边狠狠地蹭了蹭,脸上写满了“求安慰”三个大字。

“你太凶残了,拎脖子会痛的”,孙翔不满地出声,看着面前的周泽楷轻轻地皱了下眉,从口袋里拿出一袋小鱼干拆开,喂给脚边疑似受伤的黑色绒球。

“按那里”,周泽楷面无表情地在孙翔身边蹲下,指了指看到食物欢快摇尾巴的黑猫后颈,“不会痛”。

“可是它都僵住了,一动不动的”,孙翔有些怀疑,被拎住脖子的黑猫动都不敢动一下,像提线木偶一样被抛了出去,这真的不痛?!

“不痛的”,周泽楷不着痕迹地把孙翔手中的小鱼干拿走,黑猫见小鱼干易主,想到刚才简单粗暴的一幕,不禁抖了抖,但还是抵挡不住美食的诱惑,蹑手蹑脚地蹭到周泽楷身边,睁大纯良的眼睛扮着可怜求喂食。

周泽楷动作熟练地挠了挠猫下巴,黑猫发出舒服的“咕噜咕噜”声,讨好地用脑袋蹭了蹭周泽楷的手求更多抚摸。

“你养过猫?”孙翔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眼神里是不加掩饰的羡慕和隐隐的期待。

“嗯,小时候”,周泽楷被对面搭档的眼神戳到了,那是类似于小孩子看着喜欢的糖却怎么也吃不到的表情,他觉得自己可能明白了些什么。“你想养?”

“从前是挺想养的,可是家里不同意,一直没养成。后来我发现猫都不喜欢被我摸”,孙翔的表情有些怨念,然后指了指面前大口大口嚼小鱼干的黑猫,露出一丝欣慰的笑,“除了它,它是唯一一只被我摸了却不逃的猫!你看——”。

 

说着孙翔信心满满地伸出手慢慢靠近黑猫的下巴试图给自家搭档演示“看我如何成功地抚摸一只猫√”,可黑猫似乎想起了之前孙翔连续三次不厌其烦地把它后背的毛摸得反卷翘起,它快速地低下了头,下巴紧紧地贴着脖子。虽然没有逃跑,但整只猫就像做错了事一样呈低头认错状。

“。。。。。。”,伸出去的手顿在了空气中,瞥见周泽楷嘴角强压的一抹笑意和泛起弧度的眼角,孙翔看似满不在意地摇了下头,“可能我真的没有顺毛天赋吧”。

想要收回手,让这小小的尴尬自然地揭过,还没来得及动作的手上却覆上了未知的温度。

惊讶的眸子对上了身边人一如既往平静的侧脸,周泽楷轻握着孙翔的手缓慢地伸到黑猫头顶拍了两下,被偷袭的黑猫用力地摇了摇头表示不满。猫头抬起的瞬间,一只手见缝插针地钻到了猫脸下方。

手背与掌心相贴,五指轻触,体温相交,周泽楷指引着孙翔弯起手指,用适当的力度和幅度轻挠着黑猫的下巴。

见黑猫由一开始满脸的纠结与不情愿到后来主动舔舔孙翔的手心求更多顺毛,周泽楷轻笑了声,不着痕迹地收回了自己的手,看着孙翔愉快地使用着自己刚学会的顺毛技能,摸猫下巴摸得不亦乐乎。

 

挠猫下巴挠到手有点酸的孙翔终于停止了动作,拍了拍猫头和黑猫道了声别,“你下次再来吧”。

送走了黑猫,孙翔撑着蹲麻了的身子缓慢地站起来,一旁的周泽楷见状迅速地抓住了他的手臂,扶着他一点点站起直到找到重心完全稳住。

之后周泽楷盯着孙翔的身体某处若有所思,在孙翔“?”询问的目光下,微微俯下身,拍了拍他的大腿。

“??”,目光中的疑问越来越强烈,再差一点就要问出来了,周泽楷淡淡地开口了,眼里没有一丝波澜地和孙翔对视,“猫毛”。

“这样啊,谢谢”,孙翔为前一刻自己竟然产生了一些不是很好的想法感到羞愧,真心实意地和眼前的人道谢。

他永远不会知道周泽楷此刻脑内正重复刷屏着一句话:手感和想象中的一样好呢。

END

 

碎碎念:几星期前的脑洞终于填坑了orz

这里南瓜君,正在安静地自己和自己跨年(迷之心酸什么的才没有呢)

每次看到评论里你们说的“萌”就会觉得很高兴呢,谢谢你们的喜欢~~~

把脑洞具现化写成文对于南瓜君来说是一件很温暖的事,小周和翔翔无论是作为个体还是作为CP都很戳我,能把心中的美好安放的感觉。

新年快乐!以后也一起萌周翔吧!

神啊,请赐予我与开脑洞一样迅速的填脑洞的手速(黄少的手速!!!)。

欢迎勾搭~和这只逗比受一起愉快地玩耍吧~~~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