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了个纸

全职里最喜欢的CP是周翔
次元裂缝的生物

【周翔】传染

孙翔感冒了,是重感冒。

前一天晚上睡觉时他就觉得有些不舒服,鼻塞导致呼吸不畅,咽喉也有异样的疼痛感,孙翔意识到自己十有八九是感冒了。但是他好不容易捂热了冬天的被窝就再也不想挑战极限爬出去,想着第二天早上再吃药也不迟。

早晨起床,孙翔可以百分百确定自己是感冒了,而且是重感冒,两个鼻孔塞的只剩下一条1毫米宽的透气孔,呼吸全得靠张嘴,喉咙痛到极点,每一次吸气带进的新鲜O2就像刀刮一般划过。

他像对待从前每一次感冒一样,吃下了惯用的药片,然后出门吃早饭。

 

“早”

打开门遇上了刚好也才出门的周泽楷,对方挥手微笑着冲孙翔打了个招呼。

“(早)”

孙翔这么说着,也挥了下手,硬是扯出一抹笑朝周泽楷道了声早安,话刚出口没多久,他就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

喉咙痛到发不出声音,准确的说,是发不出足以让和自己正常对话的人听到的声音。

孙翔并不是完全说不了话,如果周泽楷把耳朵凑到他嘴边,还是听得到他在说什么的,但正常对话时,两个人不可能贴在一起呀。

如果是“早上好”之类的问候,还可以用挥手答复过去,不过日常生活中很大一部分对话根本不是用手势可以说明的范畴,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孙翔立刻朝周泽楷比了个“STOP”的手势,火速冲回房间,留下后者有些疑惑的站在原地。

 

孙翔火急火燎从桌上随便抄起一个小本子,再拿出一支笔迅速跑出了门外。

「感冒,喉咙痛,说不出话」

他翻开空白的第一页,在周泽楷有些不解的目光下爆手速写出了这样一句话,解释着那个只有挥手的无声问好。

「休息一天吧」

周泽楷从孙翔手中接过笔,在第一行字下方写下了另一句话。

「不用,刚吃过药,训练要紧」

从周泽楷手中拿回自己的笔,孙翔写下了第三句话回应对方的关心,虽然这样的重感冒他完全可以申请休息个一天半天,但他觉得这点困难不足以成为落下训练的理由。等孙翔写完这句话,他盯着上一句周泽楷的笔迹看了好几秒,感叹了下这字真是漂亮,突然反应过来——

「你又不是不能说话,干嘛学我写字啊!很好玩吗(╬▼皿▼)」

孙翔有些悲愤,写到句尾不忘快速涂个颜文字表达下自己内心的愤愤之情,他怎么也没想到周泽楷竟然也是个爱玩的家伙。

「陪你」

收到突如其来控诉的周泽楷默默的从孙翔手中抽出那只水笔,握着带有两份体温的笔尖嘴角勾起一个浅笑,低头写下了简短的两个字,站在旁边看他写字的孙翔当即愣在了原地。

「真是的,理解不能」

视线紧紧的盯在上一行的两个字身上,快要把本子盯出个洞,大脑飞快的控制双手写下了回应的话语,内心却不像纸上所写那般一无所知,心中各种纷杂的情绪冒了出来,乱线一般缠在一起,纠结万分。

希望我没有理解错。

嗓子痛到不能说话的孙翔第一次甚至有些感谢这次杀伤力爆表的重感冒。

 

队友们很快就发现了孙翔的异常,正当他们讶异着他是不是改走高冷路线了,连问候早安的话语都浓缩在了一个小幅度挥手中,孙翔淡定的翻到小本子第三页,在最上方写下了一行已经写过一遍的字。

「感冒,喉咙痛,说不出话」

大伙儿露出了然的表情,就像当时第一次看到这句话的周泽楷一样。

「翔翔你的字好帅气」(杜)

「这造型,伊丽莎白即视感满满的」(吕)

「用本子交流简直酷炫」(吴)

「把笔给我啊小明我还没写完」(吴)

「晚上削个梨和着冰糖水吃了,很治咳嗽的」(杜)

「按时吃药别忘啦」(吕)

「吴启你的字像狗尾巴草一样飘逸」(杜)

「小明去死去死去死」(吴)

「翔翔记得多喝点水」(杜)

「你们明明可以说话为什么还要写呀」(江)

「因为爱情」(吕)

「副队你不也在写吗orz」(杜)

「爱你个大头鬼啊,爱情片看多了吗」(吴)

「因为友情」(杜)

。。。。。。

孙翔看着自己的队友们拿着一支水笔互相传递、抢夺,一开始在本子上留言,到最后刷屏刷到了第六页,话题从治疗感冒的方法歪到了千里之外,嘴角不禁一阵抽搐。

心里隐隐的失落感悄悄弥散开,他原以为其他人会像往常一样用声音和他交流的,原以为在本子上留言是周泽楷给予的独特温暖。尤其是看到“因为友情”那四个字,不适感没来由的更加强烈。

你也只是把我当朋友,那两个字也只是站在友谊的角度出发的吧。

 

吃完午饭孙翔回去睡了一觉,睡得很不安稳,下午准时参加训练,一切看上去和往常都没什么两样。直到训练结束,他才后知后觉发现了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每个人都带了一支水笔。

「饭点还有十分钟,我们先聊会儿吧(◕ω<)☆」(杜)

「你确定是聊,而不是写」(吴)

「翔翔突然好沉默」(吕)

「废话,你要是嗓子痛也会沉默的」(吴)

「不,我是说气场啊气场,感觉他心情有些压抑的样子」(吕)

「你要是重感冒心情也high不起来」(杜)

「大概是我想多了吧」(吕)

「都说了是错觉」(吴)

。。。。。。

午饭以后,孙翔就没有再主动“说”过什么,吃过晚饭道了别,拿着沟通用小本子回到自己房间,看完了队友们的聊天记录。

第一页以后,再没有那个人的笔迹。小心的沿着本子边缘撕下第一张纸,静静的盯着「陪你」那两个简单的字看了好几遍,终于把那张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纸展平放到抽屉的最底层,用文件和书籍覆盖在上面,同时把某样东西锁进了心里的最深处。

 

现实又不是电视剧,除非有完全的把握,孙翔绝对不会向周泽楷说出那句话。不能肯定对方心意的情况下说出口的话,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窝在床上刷网页,无意间看到论坛里一个“如何治疗感冒”的帖子,本来孙翔是不会对这种帖子感兴趣的。他又不是没感过冒,应对的经验也足够丰富,根本用不着再看他人的帖子。奇怪的是这样一个标题毫无新意的帖子竟然点击率近3w,回帖量超过了5000,带着隐隐的好奇心,孙翔点开了那个帖子。

治疗感冒的方法:

1.多喝开水

2.按时吃药

3.多吃蔬菜水果

。。。。。。

9.保证睡眠充足

读到第九条,孙翔发现这个帖子真的是半点意思都没有,里面提到治疗感冒的方法也是从各处东拼西凑总结而来,这样的帖子也能红?!

10.和喜欢的人接吻,把感冒传染给他的话你就会痊愈了

心里默念一声无聊,孙翔把手机关了放在一边,抬头的瞬间熟悉的人影拿着沟通用小本子站在他面前。

如果此刻孙翔不是嗓子痛的讲不出话来,看到一声提示都没有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周泽楷,他指不定会惊呼出声。

事实上,他只是保持着微张的o字嘴型,睁大双眼与周泽楷对视同时用意念发射着疑惑电波。

「你没事吧」

「没事,感冒而已,不用在意」

像上午一样,两人滑动笔尖在纸上书写完成交流,孙翔的内心却是有些复杂。

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能说,就是告诉自己的亲人告诉最好的朋友也做不到,那份心意就这样蛰伏在谁都看不见的角落,带来只有他本人才感受得到的温暖、刺痛、欣喜和失落。

 

周泽楷发现至少从下午训练开始时,孙翔就一直有些低落。他原本推测这是生病带来的身体负荷,不过看他其他各方面状态都和平常无异,不免排除了这个假设。

总觉得有些在意呢,孙翔不是无缘无故就会悲春伤秋感伤低落的性格,心情不好必定是事出有因,想要知道那个原因,如果可以的话想做些什么转变这个状态呢。

「药吃了吗」

「吃了」

像问答机器一样,孙翔略显机械的回答着周泽楷的提问。他在想,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太多了,现在已经和那个人是很好的搭档了,生活中也算是朋友了,为什么还是会觉得不满足呢。

「看了一个帖子,很无聊」

想了想,孙翔还是忍不住写下了这句话,结束了单方面的你问我答。写完的瞬间他又立刻后悔了,提笔飞起几根横线划掉了这句话。

任何一点可能,任何一点泄露自己内心真实想法的可能,平时的孙翔都不可能允许它存在。所以说是人感冒了脑子也迟钝了吗,竟然当着他的面“说”了这样的话。

回忆着被涂成一团黑的那句话,周泽楷觉得自己仿佛抓住了些什么,如果孙翔真觉得那个帖子很无聊,为什么要特意说出来呢——线索就在帖子里。

 

「我想看看,那个帖子」

看到周泽楷回话的那一刻,孙翔的心脏经受了一个诡异的过程,先是心跳骤停一样整个人处在精神恍惚的状态,之后那个失控的物体疯狂敲击着心房像要冲出去。不过对方既然这么说了,支支吾吾反而更容易引起怀疑。

滑开手机屏幕,界面还停留在那个帖子上,孙翔把手机递给了周泽楷,心里默默的念起了“神啊佛啊上帝啊,各方大神保佑我吧,请让周泽楷觉得那就是个普通的帖子,最好看到一半就不看了。。。。。。”

无声的混乱祷告默念到一半,沟通用小本子被推到了孙翔面前,虔心祷告的某人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目光死死聚焦在巴掌大的本子身上,不敢看面前人的眼睛。

「你怎么看」

新出现的对话,孙翔不知道周泽楷为什么会问出一个他已经间接回答过了的问题。

「很无聊」

周泽楷默默的看着孙翔快速写下和几分钟之前相同的回答,如果他们离得不是这么近,如果孙翔的耳朵没有微微发红,如果他没有看出孙翔握笔的手细小到很容易被忽视的颤抖,如果他没有察觉到孙翔已经快把头压低到胸口了,他是不会发现面前的人其实在强装镇定。

太明显了呐。

 

“我不这么觉得”

周泽楷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话,一整天都在和他笔上交流的孙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想了想还是没缓过神来。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刚想低头写上这么一句,后脑勺被轻轻托住了,孙翔眼睁睁看着周泽楷熟悉的面孔在自己眼前不断放大,直到四目相接到近乎触碰到对方的睫毛,鼻尖相抵双唇轻触,孙翔在那双近在咫尺的瞳孔里分明的找到了自己的影子。

嘛,那个帖子,好像也不是那么无聊。

 

第二天,孙翔在论坛红帖“如何治疗感冒”下回复道:楼主这个大骗子,我们都感冒了!都感冒了!!

END

 

不要放弃自己给自己发糖。——马克·兔子(什么鬼啊)

 

评论(28)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