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了个纸

全职里最喜欢的CP是周翔
次元裂缝的生物

【周翔】静静

孙翔买了瓶果汁,是橙汁。

原本他只是想出来散个步,并没有购物的打算,奈何玻璃瓶上亮粉修饰的浮夸广告语让他险些被闪瞎。

「神奇橙汁,能让你隐身一天,谁用谁知道」

魔法道具已经普及到20块就能买到一瓶了吗,隐身什么的,现在的广告要不要这么厚脸皮,这么明显的忽悠谁看不出来啊也就只能糊弄糊弄一年级小学生了。。。。。。

停在了店门口,孙翔盯着那瓶橙汁在脑内无声的疯狂吐槽。

“一瓶橙汁”

半分钟后,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他还是指了指那个被自己嫌弃了不下一百遍有着夸张广告词的果汁,迅速付钱拿货离开。

就像很多女孩子小时候心中住着一个美丽的仙女,很多男孩子小时候心中住着一个强大的超人,时间推移他们终将知道现实中是没有魔法的,可关于魔法的小说、电影、一系列相关产品不管过了多少年仍在热卖。

说到底,或许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丝隐隐的期待,希望神奇的魔法能够降临,孙翔也不例外。

他本来是不想再喝果汁的,午饭刚吃好,胃还是饱的。可一想到如果队友们看见他买了这么瓶鬼回去,指不定会把面部肌肉笑僵,为了他们的生命安全考虑,孙翔毅然决然灌下了整瓶橙汁。

 

拿钥匙,打开房门,孙翔像往常一样回屋。

“有鬼啊!!!”

耳边突然炸起声嘶力竭的一吼,吓的孙翔把手中的钥匙掉到了地上。转身一看,满脸苍白的杜明颤着手臂指向他的房门,眼球突出,嘴型狰狞。

“嚎啥呢,大惊小怪的”

吴启嘀咕了一声从屋里出来了,江波涛周泽楷他们也从各自屋内走出,询问的眼神望向杜明。

“门。。。自己开了,可翔翔不在里面”

求助的眼神扫了圈众人,有了队友们的陪伴,杜明看上去镇静了一些。

“我回来的时候,大家的门都关得好好的,不可能是风吹的”

江波涛很沉稳的分析着,每说一个短句众人的表情就阴沉一分。

“难道真的。。。闹鬼了?!”

最先受到惊吓的杜明默默站到了看上去最淡定的周泽楷身后,警惕的注视着四周的动静。

“你们看不到我吗?”

引起轰动的罪魁祸首花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接受了自己真的能隐形这个事实。

“我听到了翔翔的声音”

“但是人呢”

“翔翔别躲了,快出来,很恐怖的啊”

绕着众人转了一圈,壮起胆子冲他们胡乱摆了摆手做了几个鬼脸,见他们毫无反应,还在焦急的四处张望寻找自己的身影,孙翔彻底确定了——我真的隐身了。

之后他向队友们简要说明了自己变隐身的经过,并强调“一天后效果解除”,他们这才安心的散去。

 

突然获得隐身技能,孙翔完全没有一点“如何使用这项超能力”的思路。

效果只有一天,对以后长久的生活也不可能造成什么火山爆发似的大影响,而且这个隐身技只限于让他人看不见自己,声音还是听得到的。除此之外,穿墙术之类的附加属性也没有,身体还是不能透过实物。

该怎么办呢?好不容易获得的技能,浪费了有点可惜呢。

这样想着的孙翔回忆起他所看过的关于隐身的电影、动漫等,记起了猫和老鼠有一集里,杰瑞全身涂满了隐形墨水,把可怜的汤姆整的活脱脱掉了一层皮。

心地善良的孙翔并不想让自己的队友们掉一格甚至更多格血,他想出了一个运用隐身能力的绝佳方案——默默观察。

 

首先是杜明的房间。

杜明和吴启正在吃一包薯片,你一片,我一片,轮流取用,和谐友好。

隐身的某人见他们吃得津津有味,闻着袋口飘出的烤肉味,内心两个小人正在进行激烈的讨论。

“这薯片很好吃的样子”

一个小人说道。

“是呀是呀,动手吧!反正他们看不见你”

另一个小人说道。

在感受到0.003秒的良心不安后,孙翔暗暗伸出手拿走了一块最大的薯片。

“小明你手好快,刚才这儿还有一大块的”

吴启指了指袋内一角对杜明道。

“我没拿啊,是你自己偷偷吃掉了吧”

杜明拍了下吴启的肩膀意味深长的笑。

“我没拿”

“我也没拿”

“骗草履虫呢你,馋就算了,要勇于承认啊”

“没做的事怎么承认啊魂淡”

。。。。。。

孙翔舔了舔嘴角回味了下薯片的味道,默默的关上门离开了,不带走一片宁静,只留下一室纷扰。

 

下一站是吕泊远的房间,屋主在午睡。

绕着房内转了一圈,站在床边看了5秒正在熟睡的吕泊远,孙翔轻手轻脚的关门悄悄离开了。

江波涛和方明华直接pass。

孙翔知道自己的隐身技其实挺好识破的,就像刚才,如果杜明他们不在专心吃薯片,吕泊远不在睡觉,是很容易就能发现门开了,也很轻松就能猜到他的存在的。所以上述两位段位极高者,孙翔自问还是没有勇气冒然挑战,开他们的房门的。

 

最后,周泽楷的房间。

站在门前犹豫了快半分钟,手握在门把手上又放下的动作重复了两遍,心里默念三声“不就是开扇门吗”,孙翔终于压制住内心隐隐发慌的感觉,转开了门把手。

打开门,他望见周泽楷正在吃甜筒,从颜色看来是最近刚推出的红豆甜筒。

“孙翔”

正准备快速把门关上,还没来得及转身,孙翔就眼睁睁看着周泽楷的视线向门边扫来,语气是肯定的。

。。。。。。

虽然已经预料到很有可能被周泽楷发现自己的存在,孙翔没想到他竟然在第一步就失败了。所以在门口的时候会犹豫啊,这个人的段数不见得比江波涛低。

孙翔有些沮丧,反正已经被发现了,他也没再放轻动作,自然而然的把门关了,坐到了周泽楷为他拖出来的椅子上。

平时就热爱零食的杜明他们吃薯片,孙翔可以理解,看上去生活很规律的周泽楷也在饭后吃甜筒,轮回的大家都有吃完午饭吃零食的好习惯吗?

孙翔一边静静的看着周泽楷吃甜筒,一边发散思维。周泽楷的吃相很文雅,不管场合与食物种类不同,总是不紧不慢的,咬甜筒外层脆皮的时候有种异样的俏皮感。get到特殊萌点的孙翔倚着自己隐身,毫无顾忌专注的盯着面前的人进食。如果是平时,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太近的距离下,细小的眼神、动作、神态都会暴露内心的,更别提专注的眼神了。

一个冰凉的物体抵到了孙翔眼前,他从注视中回过神来,面前是吃了一半的甜筒。

“要吃吗?”

询问的语气,对上了周泽楷微微勾起的嘴角,望进那双可以称作目光柔和的双眼,孙翔觉得自己的世界瞬间飘满了温暖的粉色泡泡。

他像被人点了笑穴一样无声的傻笑了好一会儿,像过往的许多个晚上和周泽楷聊天时对着电脑屏幕做的那样。

现在你也看不见我,我想怎么笑就怎么笑啦。

接过甜筒慢慢吃了起来,顺着周泽楷咬过的痕迹贴上去,冰凉的红豆味奶油硬是被孙翔吃出了些许温暖的感觉,并不喜欢的红豆味在唇齿间蔓延,心口却感受到了明显的雀跃。

如果孙翔稍微把专注力从红豆味甜筒上移开一些,再稍微把视线集中在周泽楷的双眸,就可以从那近在咫尺的目光中读出些什么。太近的距离下,眼神里深挚的温柔根本无可遁形。

 

虽然隐了身,日常生活还是照旧,中午休息,下午训练,接着吃晚饭,最后回屋。

为什么我又走到这儿了呢?

站在周泽楷的房间内,孙翔第三次很认真的问自己的大脑这个问题,他态度坚决,一定要问出个究竟来。

隐隐的觉得借着超能力随便进队友的房间不是很礼貌,虽然中午周泽楷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甚至还请自己吃了半个甜筒,不过细想想孙翔还是有些许惭愧,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

门从外面被打开了,周泽楷回来了。

那一刻,孙翔做出了一个令他事后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举动:他逃进了浴室。

门开的那一瞬间,和周泽楷四目相接的刹那,孙翔突然忘记了其实周泽楷是看不见自己的,他莫名有种一切举动都被看穿了的错觉,慌不择路般的钻进了离自己最近的浴室,造成了巨大的悲剧,当然了这是后话。

偷偷伸出头向外探去,周泽楷正站在打开了的衣橱前,孙翔估摸着等会就找一个周泽楷背过身的瞬间迅速开门离去,他明明已经计划好了。

可是没机会了。

看着周泽楷一步步拿着干净的换洗衣物来到自己面前,打开浴室的灯,关上门,孙翔来不及反应突如其来的光线给眼睛带来的刺激,他的脑内在思考一件更严重的事。

Σ(っ °Д °;)っ他不会是要洗澡吧不会是要洗澡吧不会是要洗澡吧。

现在出去还来得及吗?废话晚了!要是开门的话绝对会被当成hentai啊啊啊啊啊啊orz。

周泽楷你为什么这么迅速为什么连个背影的时间都不给我。

刷了一会儿吐槽弹幕,孙翔发现了一个更为糟糕他却无力阻止的问题——周泽楷脱下了外衣。

!!!

整个人魔障了一样,一动不动站在门和梳妆台的接口边,像棵枯死的树一般,孙翔眼睁睁看着周泽楷脱下了羊毛衫,内衣的颜色露出来了,脑袋周围就像钉满了尖刺一般动弹不得,整个人维持着僵硬注视的姿势。

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了!会没救的!

孙翔狠狠的咬了下自己的下嘴唇,深深的低下头去强迫自己意识回神,积极思索着对策,余光瞟到了周泽楷完全露出来了的小腿,心脏跳动又是一阵加速。

浴室的空间不大,各处都放了些东西,他能站的也就那么一小块地方。瞥到了墙角稍显宽敞的那个角落,孙翔如蒙大赦轻快的奔了过去,面对墙角默默蹲下,看上去像在研究瓷砖的纹理。

水声传来,热气逐渐弥漫开,充满了整个狭小的浴室空间。

蹲在墙角数并不存在的蘑菇,孙翔觉得有些厌烦了,面前的瓷砖就不能有趣点吗,没有花纹根本看不下去啊。

洗发水的香味遵循分子作不规则运动的原理传入鼻腔,热气渐渐凝结成细小的水雾顺着墙壁缓慢滴下。

孙翔默默伸出食指,在面前的瓷砖上随意的画着画打发时间。

腿蹲得有些麻了,孙翔有些埋怨为什么周泽楷洗个澡要花这么多时间,他完全没有意识到是蹲着这个姿势太累人了。

水声停止,又过了一会儿,抽屉打开的声音,有物体被拿出来了,之后是吹风机的轰隆声。

身上快长出黑色蘑菇的孙翔缓缓站起了身,轻轻抖了下发麻的腿,想着周泽楷都在吹头发了肯定也穿好衣服了,他慢慢转过身去。

背对着看不清正脸,镜子被水雾模糊,依稀可以看见周泽楷穿着一件睡衣正在吹头发,那件衣服孙翔见过。

不,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只扭中间两个纽扣是想怎样,锁骨都露出来了!

悲愤的孙翔很想冲上去大声喊一句,“周泽楷你为什么不好好穿衣服!”,根本不用思索他就毙了这个想法,继续转身对着贴满白瓷砖的墙壁发呆。

残存的热气渐渐散去,盯墙壁盯得眼睛快崩溃的孙翔再一次转过身,镜中的水雾完全散去,周泽楷已经扭好了所有纽扣,头发吹干了一大半。

疑似呆毛的一小撮发丝翘起,孙翔很悲伤的发现他有点手抽的冲动。

好想摸一下那撮呆毛啊啊啊!

大脑传递着这样的信号,默念三声“周泽楷对不住了”,孙翔蹑手蹑脚的走上前去,悄悄站在周泽楷身后,向着无辜的呆毛缓缓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和想象中一样柔和干爽的触感,干净的发丝手感很好,软软的,关键是向下压一点又会自动恢复,是货真价实的呆毛呐。

正在吹头发的周泽楷露出了一抹令人费解的笑,关掉了吹风机,突然转过身来,孙翔灵光一闪,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手腕被握住,出大事了!!

“你看得到我!”

不可置信的双眸对上了面前人一脸了然加狡黠的眼神,还有那个憋笑到快内伤微微拉扯的嘴角,孙翔觉得自己受到了深深的伤害。

隐身什么的,一开始就不该幻想它会存在。轮回的大家真能演哈哈哈哈哈哈。。。。。。

手腕被抓逃跑不能,孙翔默默低下了头并不心安理得的装起了鸵鸟,不敢再去看周泽楷的眼神。

对方的脑袋凑到了自己的颈间,耳朵敏感的捕捉到了清楚的呼吸声以及些许温热的吐息,完全看不清对方的脸,不过孙翔可以肯定周泽楷一定是笑着说出这句话的。

“你可以”

他开口了,声音不大却在脑内持续回响。这样的近距离,本来就很好听的声线更让孙翔无法抵抗。

“不用这么害羞的”

孙翔觉得自己脑内的细胞都沸腾了,不,不仅是脑内,全身的细胞都像被点燃了,尤其是脸部的细胞,简直已经熟透了。最后一点逃离的念头破碎,孙翔自暴自弃的把头埋在周泽楷的颈间,紧紧的抱住了他,体温交互,鼻尖可以分明的嗅到洗发水清淡的香味。

这样的近距离,你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包括我窘迫到极点的表情。

 

当天晚上,除孙翔和周泽楷外的轮回全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轮回群内,孙翔把自己的群内昵称改成了“静静”,他们不禁想到了那句红得发紫的网络语言——

让我一个人静静。

END

 

糖分有助于保持好心情。——莎士·兔子(都说了是什么鬼啊)

 

评论(20)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