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了个纸

全职里最喜欢的CP是周翔
次元裂缝的生物

【周翔】以身相许 3

孙翔接到了入队以来的第一个常规任务。

他从江波涛那儿领来两个仙果,正准备前往仙界中部商业区,与任务目标浣熊妖换取聚灵石。走了几步,发现周泽楷像条小尾巴似的,一直跟在身后。

开始他并没有很在意,心想周泽楷说不定也正好要出任务。直到搭上仙界列车买好票,孙翔瞥了眼,发现周泽楷的目的地和自己相同时,他才后知后觉自己疑似被尾随了。

“你去那儿做什么?”孙翔指指车票抬眼问周泽楷。

周泽楷脑内瞬间响起十分钟以前江波涛说过的话:小孙这孩子实力很强,做任务按理说是不用我们操心的。不过他太容易冲动,浣熊妖爱贪小便宜,有些难缠,我怕他话说不拢直接动手,小周你去看着点吧,也只有你能拦住他了。

对上孙翔稍显好奇的视线,周泽楷无声地思考了会儿,心说还是不要把江波涛的话概括给他听了,不然现在他们身处其中的列车很可能转眼四分五裂,脚下立刻变为战场。

等了会儿,见周泽楷无心作答,孙翔也没再多语,随手拿本列车自带的《仙界周刊》读了起来。

一路无话,列车很快就到了,下车后孙翔远远地就望见西南方向浣熊妖的店铺招牌。

不出意外的,周泽楷还是好巧不巧地和自己顺着路,孙翔隐约猜到了些什么。他停下脚步转过身,直直地盯着对方的眸子:“你是在质疑我的实力吗?”

“没有”周泽楷快速答道。

“可你一直跟着我,摆明了不相信我能做好这个任务”孙翔的盯视逐渐发展为瞪视,周泽楷明显感到他的火气越烧越旺。

考虑到如果继续跟过去,孙翔的抵触情绪会更加强烈,或许还会引起不必要的矛盾,周泽楷决定信他这一次,信他能在处理任务时把握好分寸。         

默默等着周泽楷乘上了返回的列车,直到车尾完全消失在视野范围,孙翔才回过头来,向着目的地走去,边走边在心里不爽某仙多管闲事。

 

“你这是坐地起价”孙翔默念三遍“冲动是魔鬼”,强压下想要揍扁面前那只浣熊妖的冲动。

当时队里和他说好了,用两个五千年的仙果换一块聚灵石,今天孙翔只是按着约定来取下货,谁料这浣熊突然出尔反尔。

“麻烦你和上面通融下,两个仙果也太少了”浣熊妖翘着腿,怡然自得地喝口茶。

“你以为仙果是白菜吗?!”孙翔活动下手腕,捏了捏手指,指节发出咯咯的声音。

浣熊妖愣住了,他和仙界之人打交道多年,就算分歧再大从来都还是有商有量,最后总能达到一个平衡,从未遇到孙翔这样话没几句就要动手的。

他权当孙翔是在摆花架子吓妖,仍是不依不饶:“我这聚灵石更不多见,想要的仙也多了去了,不差你们这几个。”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瞬移到他面前,速度快到拖出了残影。头顶结结实实挨了一下,紧接着,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在身上,伴随其中的还有语调微冷的一句“是吗,那没什么好说的了。”

 

周泽楷刚到店门口就听见声嘶力竭的一声:“饶命啊!我再也不乱加价了!”

他直觉不妙冲入店内,一眼就看见那只浣熊妖顶着满头包抱着孙翔的大腿眼泪鼻涕直流。

晚了。

周泽楷在心里默叹一声。

车到半路,他想想还是不放心,连忙施法全速飞过来,准备好随时熄灭孙翔冲动的小火苗,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

“知错就好”孙翔满意地接过聚灵石,高高兴兴出门,路过周泽楷时用力地掷了个得意的眼神,嘴角快要翘到天上去。

“都说了我能做好的”他故意在周泽楷面前抛起聚灵石,阳光透过通体透明的表面折射出七色光芒。此时孙翔的心情就像那彩虹的颜色,只一个“爽”字可以形容。

他还没来得及把聚灵石抛起第二次,再次闪一闪周泽楷的眼,右手突然被握住了,周泽楷飞快地取出一个手环套在他手腕上。

没有任何花纹的银色手环,看上去毫无特色,但孙翔知道它绝对不只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他费尽力气还是不能把那个手环取下,刚运起一点的妖力也在顷刻间消散殆尽。

孙翔隐约想起自己从前读过一本《仙界武器大全》,里面介绍了远古以来出现过的所有仙界武器,上到神器,下到普通兵器,应有尽有。这个手环好像也是其中一件。

“缚妖手环,只要是妖,戴上它就会在一定时间完全失去战斗力”孙翔扯开唇角勾出一个冷笑,“不愧是原弑妖协会的队长,随身带着这种东西。”

周泽楷并未理会他变了调的讥讽之词,一言不发,抓紧他的手腕拖着他往回走。期间孙翔不断尝试着用直白的武力制伏周泽楷,然而失去妖力的他变得和普通人类一样,毫无反抗的余地,纵使满心愤愤也只得被动地跟上周泽楷的步伐。第十次起义失败,孙翔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咬牙盘算着手环的效力解除后,一定要用心痛揍周泽楷一顿。

对上孙翔怨念得像要吃了自己的眼神,周泽楷想了想,还是开口了:“你不该打他。”

此话一出,就像往孙翔心中的火堆添柴加料,怒气瞬间燃得更旺。

“那干脆面言而无信,我一开始没想动手,谁知道他如此嚣张”孙翔极力控诉着浣熊妖的无耻行径,眸子深处似有火光闪闪,“能用拳头解决的问题为什么不动手,和那种妖有什么好商量的!”

先是遇上了不守诚信的任务目标,之后又突然被封住妖力,孙翔觉得自己满腹火气无处排解,然而现在他直视着周泽楷,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了。他不能理解为什么周泽楷会露出隐隐无奈的表情,更看不出他眸子深处的担忧。

 

“翔翔干得漂亮,上次我去交换货物,那浣熊也临时抬价,这家伙就是欠打”听了孙翔的光辉事迹,杜明差一点要拍案叫好。

“浣熊妖确实不厚道,不过小孙你打他也有些过了,毕竟事情还没有到达不可协调的地步”江波涛向杜明抛了个眼神,成功制止了他想拍桌的动作。

孙翔不解:“我们又不是打不过他,为什么一定要协商。”

“如果所有妖、仙都像你这么想,遇到不满之事就动手,那这仙界和妖界将永无安宁之日。小则各地纠纷不断,大则引起全面战争”江波涛分析道,“我们好不容易才迎来了和平啊。”

“你们就因此畏缩着,只想靠嘴皮子解决问题吗?”孙翔烦躁地扒拉着右手腕上的手环,妖力被封的感觉让他不爽到极点。

“能靠协商解决的问题都不会是大问题”江波涛仍是微笑着,不过孙翔敏锐地发觉他的语气变了,“极端排妖组织,未化形小妖贩卖,这些才是真正需要用武力解决的,除此之外的绝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可以找到那个能满足双方需要的平衡点,贸然动手未免不值得。”

孙翔手撑下巴思考着,过了会儿他拍了拍周泽楷的手臂指指窗外,之后他们同时起身离席。

 

孙翔举起左手,对着周泽楷作郑重起誓状:“我以你的节操发誓,以后不会打妖。”

周泽楷哭笑不得,在他头顶上摸了一把。手心中柔软的触感让他心情很好,看着孙翔奋力瞪眼伸手捂头顶的样子,心尖莫名传来酥麻的触感。他突然很想伸手抱一抱眼前的小妖,然后他真的这么做了。

当时孙翔就懵住了,他花了足足三秒才用仅存的脑细胞整理出“我被周泽楷抱了”这个事实。反应过来想要推开的时候,环在腰上的手臂却圈得更紧,身体不自觉开始升温,呼吸变得急促不堪。

周泽楷把脑袋埋在孙翔颈间,近乎贪婪地捕捉着他身上淡淡的妖气,那是鲜活存在的证明。

说实话,他并不讨厌孙翔极易动手的特点,而且他知道孙翔下手还是有轻重的,一般不会取人性命。退一万步讲,就算孙翔真的不小心捅破了天,他也绝对会帮他把天补上。作为仙界保护协会的队长,这点自信周泽楷还是有的。

不过周泽楷更担心的是,如果孙翔不加收敛,还是这么行事张扬,难免会惹人暗中怨恨。仙界内部暗流涌动,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很多仙对于妖还是十分排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与其以后一起面对更大的麻烦,甚至是生命危险,不如在此刻对他加以约束,强迫他慢慢沉稳起来。

“帮我解开,好吗?”孙翔抬了抬右手,眸子深处闪着小星星。

夜幕给他描上了一层绒边框,孙翔整只妖的轮廓都显得柔和了起来。就连他刚才那句话,不知是不是错觉,周泽楷甚至听出了些许撒娇的意味。

像是受到蛊惑一样,他伸手轻触手环默念咒语,没有看见与此同时,孙翔的嘴角勾起一个略带狡黠的弧度。

“周泽楷”他轻声出口,语调前所未有的温柔。

周泽楷差一点就要沦陷在这句呼唤中,心拍着鼓,他刚想做出最好的回应,面前的空间一阵扭曲,一杆战矛冲着面门凌空而来。他凭着本能反应躲开,并于顷刻间拉开距离。

“我说过不会打妖”孙翔撑着却邪笑得灿烂,“可你不是妖。”

 

从那以后,孙翔再也没有独自一妖出过任务。无论何时,只要他接下某个任务,周泽楷总会像影子一样,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默默地看着他。

“你别再跟着我!”一个月里,孙翔第201次这样说道。话落,他头也不回地大步向前走去。

自从揍了浣熊妖,他再也没有打过任何一个任务目标。遇到突发状况也开始按江波涛所说,尽量平静地和对方协商解决。虽然他的“平静”是一边捏指节一边扔眼刀,但比起直接动手,好歹也是有了很大进步。

几天前江波涛刚说过“我们可以放手了,小孙已经能妥善地处理任务”。当时孙翔也在场,听到这话差点高兴得跳起来。他本以为在这以后就能顺利甩掉一条名为周泽楷的小尾巴,却没想到那尾巴仍然步步紧跟,长久以来被监视的不满终于在此刻爆发。

周泽楷走也不是,追也不是,停在了原地,眼睁睁望着孙翔的身影越变越小。他自问从未打扰过孙翔的步调,每逢孙翔出任务,他也总是保持着一定距离,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关注着。

只是远远地看着你也不可以吗。

这样想着,周泽楷感到了莫名的郁闷。

 

路过仙界列车站,傍晚最后一班通往妖界的列车刚要发动。孙翔眼尖地发现一个小小的红色身影冲着车门方向飞速奔跑着,最后却只吃了一鼻子灰。

那是一只还未能化形的小松鼠妖,应该是搭列车到仙界旅游玩耍的。赶不上这一班列车,就只能等明天早上再回妖界了。孙翔默默推测着。

 “走吧,我带你回妖界”他走到小松鼠面前,冲她伸出手。

小松鼠瞬间竖起耳朵,戒备地打量着孙翔。她道行太浅,看不出孙翔的本体是什么,因此不能判断来者是敌是友。如果他是妖,应该就是友善的,因为年长的妖对于陷入麻烦的小妖总会施以援手。但如果他是仙,就很难说了,毕竟有关仙界黑市贩卖未化形小妖的传言她从小就听了不少。

“放心,我是妖”孙翔稍稍释放出一丝妖气,小松鼠的表情立刻放松了下来。

“那就麻烦你啦”小松鼠倒也没再客套,顺着孙翔的手臂爬到他肩上坐稳,孙翔立刻施法疾奔起来。

 

行至一半遇到周泽楷,孙翔与他对视一眼,快速地回过头继续赶路。走了没几步,他停下脚步转过身。

“为什么你还要跟着我啊?在你看来我就那么不靠谱儿,到哪儿都要你看着吗?”孙翔抱着双臂,好整以暇地盯着周泽楷,希望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讨厌吗?”周泽楷愣住了,过了会儿,慢慢地吐出三个字。不知怎么的,孙翔总觉得他看上去有些低落。

 “废话,换你突然长了条活动的尾巴,一天到晚跟着你,你也得慎得慌”几乎是脱口而出,孙翔说这话时怒意太盛,大脑隐约意识到这样说可能会伤人,但仍是抵不过郁积多时的不满。

周泽楷的面色一下子黯了下去,他静静地与孙翔对视着,眼里的委屈从平日淡然的外壳漏了出来。

心脏像被稻草杆狠狠地戳了一下,孙翔莫名地烦躁,他移开视线,语气有些发狠:“你有什么好郁闷的,真正心酸的是我才对!总是被当成小孩子,我早就受够了!”

说完,他逃也似的飞驰而去。急速奔跑带动着风猛烈地刮过脸畔,脸颊却止不住地发烫。明明之前坚信着“都是周泽楷的错”,早就决定好帅气地摊牌让他不再尾随自己。做完这一切,孙翔却感受不到一点胜利的快感,相反,一想到周泽楷最后的表情,内心深处竟生出一缕愧疚。

 

“我有个朋友,是只树懒妖”小松鼠突然开口了,孙翔顿感松了口气。他默默等待着小松鼠的下文,把自己从纠结的漩涡中暂时解放。

“你也知道,树懒都是很懒的。不过我认识的那只树懒很奇怪,她比我还勤快,每天早上都会叫我起床。她好像一点都闲不下来,总是拉着我去妖界各地瞎逛游。大夏天的,她就催着我一起屯坚果说是准备过冬用。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这样的树懒。。。。。。”远远地,已经能看见妖界入口了,小松鼠的故事也快讲完了。

“说真的,一开始我很烦她。自以为是地把我当朋友,突兀地闯进我的生活。好不容易落个清净她还一直跟着我,对我不停地念叨。我不搭理她,她自个儿也能说上半天。当时我很不厚道地想,要是哪天她不来烦我,我就自由了”小松鼠叹了口气,“现在她搬走了,已经半年没出现,我的愿望实现了。”

走进妖界入口,孙翔其实可以回去了。在妖界范围内,小松鼠闭着眼睛也能回自己的家。但他却没走,仍然跟在她身后,他知道她还有话要说,是专门说给他听的。

“我觉得,你的朋友会跟着你并不是怕你惹麻烦所以监视你,说不定他只是单纯地想陪在你身边”小松鼠跳下孙翔的肩膀,攀上小树枝,平视着他。

孙翔不语,沉默了会儿开口道:“可我不习惯。”

他孤单太久,习惯了独自面对任何事,独自处理任何问题。周泽楷是第一个真正走到他心里的存在,不过那份兴趣很大程度上只是想与之对决,加入轮回也是为了这个目的。除此之外,孙翔并没想过自己还能和他有更多互动。

小松鼠指了指远方:“你看那里的山谷,住着一只万年老妖。很多小妖都很羡慕他,以他为毕生目标努力着。可我却不这么想,我觉得他太孤独了,除了修炼就是修炼,连个可以说说话的妖都没有”,她顿了下,“妖生漫长,孤身前行不是不可以,只是未免太寂寥。给他一个走近你的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试试看去接纳他。身边有一个人的感觉,并不是很糟”

“小孩子想太多会显老的”孙翔捏了捏小松鼠的脸,直到把她的脸捏成大饼状才松手,“这种年纪就该愉快地玩耍。”

“再见,希望你和你的树懒朋友能再遇”,语毕,他的身影眨眼间消失。

 

孙翔走出妖界,一眼就看见不远处的妖界停留证办证处,一个熟悉的声影正提笔填着面前的若干表格。他悄悄地绕到周泽楷身后,用力拍了下他的后背,不出预料看见了对方吃惊的表情。

之前周泽楷看着孙翔飞速赶往妖界,只当他是被自己惹急了想回家。他紧随其后来到妖界,本想快点找到孙翔,让他消气和自己回去,却由于身份特殊,被妖界停留证办证处扣了下来。

“今天我心情好,原谅你啦”孙翔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咬着下唇努力憋笑。

这句话没头没脑的,而且任性到了极点,却把周泽楷整个内心世界都给照亮了。他不知道孙翔是怎么想明白的,但孙翔不主动说他绝不会多问。

“回去吧”孙翔犹豫了下,终究是伸出了右手,握住周泽楷的左手。

幸福来得太突然,周泽楷不可置信地望着他,他甚至开始怀疑眼前的孙翔是不是被人调包了。

“我妖力耗得太多”他咧开嘴角,眼底闪闪的,“你带我走吧。”

 

你说,给他一个走近我的机会。

你说,身边有一个人的感觉,并不是很糟。

看在我们是同类的份上,我姑且信你一次。

 

评论(4)

热度(117)